| 无障碍访问 | English

新闻中心

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>新闻中心 >>健康科普 >> 正文

健康科普

问春天哪里不好 呼啦站起一群花粉过敏的

浏览次数:
字号:
+-14

花粉过敏是什么体验?

“别问我花粉过敏严重到什么程度,整天鼻涕眼泪也就算了,就连刷朋友圈看到有人晒鲜花,我都能连打十几个喷嚏!”生活在北京的19岁男生小翟这样形容自己的过敏症状。


那首《春天里》是小翟最不喜欢的一首歌。汪峰在歌中这样唱道:“如果有一天,我悄然离去,请把我埋在,这春天里……”小翟不懂,春天让很多人这么痛苦,为什么死了还要留在这个季节?


如同往年一样,进入三月以来,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(下称北京同仁医院)鼻过敏科主任医师欧阳昱晖异常忙碌。在她的门诊患者中,90%是过敏性鼻炎患者。漫天飞絮、空气中的花粉、刚刚吐绿的树和小草……这些在常人眼中再正常不过的春季美景,让过敏患者打喷嚏、流鼻涕、眼睛红肿,当然,他们也挤爆了医院的变态反应科。只要一落座,医生就能通过过敏患者标配“三点红”(双眼红肿、鼻子红)猜出个八九不离十。

让人喷嚏不断的东东究竟是什么?


很多人会觉得,让人在春季发生过敏反应的是鲜花,但真实情况是,花朵们白白做了多年“背锅侠”。欧阳昱晖说,春季的花粉主要来源于树木类植物。以北京为例,早春引起患者过敏最多的植物是杨柳、榆树和柏树,并非鲜花。


“树木的花不显眼,很容易被人忽视。”欧阳昱晖介绍,在北京地区,目前春季诱发人们过敏的树木很常见,这些树的花非常小,比如杨树,树枝上吊着的红色毛毛虫一样的东西是个小“花束”,上面肉眼可见的杨絮就是花,且花粉量很大;柏树绿叶前那个黄黄的小点儿就是它的花,用手指轻弹一下,会出现一片“黄雾”似的花粉。


对过敏患者来说,最悲催的事莫过于工作在一个布满过敏原的环境中。”欧阳昱晖的一位过敏性鼻炎患者是中山公园的工作人员,由于今年公园种下很多圆柏,以至于他每天一去单位便泪流满面。


讨厌的过敏原到底长啥样?


树木、花草大家都见过。但是这些过敏原在显微镜下长什么样呢?

柏树和其花粉显微镜下的样子

大籽蒿和其花粉显微镜下的样子

松树和其花粉显微镜下的样子

榆树和其花粉显微镜下的样子

柳树和其花粉显微镜下的样子


虽然这些过敏原让人讨厌,但是在显微镜下有的还挺漂亮。欧阳昱晖和同事们每天都要监测它们浓度的变化。


“为什么我去年没啥症状,今年喷嚏却打得厉害?”


花粉过敏也分“大小年”,今年春季过敏患者激增,跟刚刚过去的暖冬密不可分。


欧阳昱晖回顾了北京近6年的春季花粉期,2014年、2017年和2019年是花粉的“大年”,这几年都是花粉分散开始早、花粉量高的年份。


2019年的花粉期从往年的3月中旬提早一周。北京同仁医院与气象部门联合分析得出结论:前一个冬季低于零度的时间少,立春后温度升高通常就比较早,花粉散粉期也相应提前。换句话说,暖冬之后就可能出现早春,从而迎来花粉过敏“大年”。


根据监测数据,北京同仁医院制作了一张北京市主要致敏植物花粉的分散时间表,并张贴在医院的显著位置。这张表格能够让患者清楚地了解各个月份哪种植物的花粉量多,从而做好防护。这么贴心的表格,我们当然要帮忙展示一下。

北京市主要致敏植物花粉分散时间表


到底要不要查个过敏原?


很多人都知道自己过敏,但是到底对什么过敏却并不清楚。欧阳昱晖说,最好的方法就是做过敏原测试。到医院抽一管静脉血,可以测出90%左右的过敏物质,在生活中通过各种方式防范和远离过敏原,是治疗过敏性疾病的基础。


花粉过敏严重了会死吗?


“不排除这种可能。”欧阳昱晖说,很多患者担心用药产生副作用,每到过敏季节,便发挥自己超常的忍耐力,任由一天几包餐巾纸擦得鼻子通红也不用药,但临床中很多简单用药就可以很好地控制住过敏症状,不用药反而容易造成病情加重,导致慢性鼻炎和鼻窦炎,控制不好更有可能发生哮喘,治疗难度很大,严重时可能危及生命。


花粉过敏能根治吗?


“当然不能!过敏体质是由基因决定。”欧阳昱晖提醒患者,那些宣称能根治过敏的药品都要警惕,尤其是从海外代购的网红喷剂,其中成分大多是鼻黏膜收缩剂,虽然用上之后“顿觉通体舒爽”,但过不了多久过敏症状又“汹涌而至”,一旦形成药物依赖,治疗起来会十分棘手。所以别总想着试图根治,重要的是远离过敏原,通过正规的防范和治疗来控制病情。


到底什么药可以缓解过敏症状?


糖皮质激素:糖皮质激素鼻喷剂是目前推荐治疗花粉症的最佳方案。由于局部用药,药物直接作用于患处,并可持续控制炎性反应,全身吸收很少,所以激素的副作用显著减低。症状较轻的患者疗程不少于2周,部分重度病人疗程不少于4周。


抗组胺药物:包括口服及鼻喷剂型,是花粉季节中最常用的一例对症药物,大多数能有效的控制急性鼻、眼症状。推荐在花粉播散前口服抗组胺药进行预防性治疗。鼻用抗组胺药比口服抗组胺药起效更快,15~30分钟就能起效,因此在过敏症状突发时,快速缓解症状一般都靠它。


口服白三烯受体拮抗剂:与口服抗组胺药联合使用,对鼻塞等症状缓解更显著。


减充血剂:这类药可以快速有效的疏通鼻塞,如麻黄碱滴鼻剂。但此类药物不要连续使用7天以上。

鼻腔冲洗:这是一种安全、方便的辅助治疗方法,能清除鼻内刺激物、变应原和炎症分泌物,减轻鼻粘膜水肿,改善粘液纤毛清除功能。医生推荐鼻腔冲洗液最佳温度为40℃。


免疫治疗

免疫治疗是治疗过敏性鼻炎唯一的对因治疗方式,目的是诱导机体免疫耐受。


牛科室不一般


北京同仁医院变态反应(鼻过敏)科是国际知名鼻科学专家张罗教授带领下的医疗团队,为同仁医院继眼科、耳鼻咽喉科以外的第三个国家临床重点专科。无论是成年人还是儿童,鼻过敏类疾病他们都管。


转载:健康界 李子君

一分快三【中国福彩中心】